-

一旁的池晏也定定的看著馬碧雲,現在無論是南大的,還是同大的醫學係的學生,都想知道馬碧雲的答案。

她已經從之前的兩個高校都不怎麼待見都不怎麼重視,到現在被兩個高校爭相搶的香餑餑。

對上喻色和池晏探究的視線,馬碧雲微微一笑,“馬上就期末考了,這學期我的工作是不會有任何變動的,至於下學期,過了年後再說吧,這事牽扯到兩個大學,所以……”所以很多事情她有時候也不能完全左右兩個校方的決定。

自己的決定有了冇用,還要與兩個學校商談。

池晏一定馬碧雲這樣模棱兩可的答案,便道:“馬老師這是還冇有做出決定?還在猶豫嗎?”

這有點不象是他認識的馬碧雲,印象中的馬碧雲不止是課講的好,性格上也是乾脆利落,絕對不拖泥帶水。

這次馬碧雲搖了搖頭,“不是的,我已經有了決定。”

“那為什麼……”池晏不解了。

馬碧雲眸子黯了下去,“當初我來南大,是吳校長聽說我在同大被人排擠,所以把我租借到了南大授課,租借時間是兩年,同大立刻就放人了,但是現在同大以我的編製和檔案都在同大為由,要求我提前結束租借,下學期就回同大。”

喻色和池晏兩個人聽到這裡,異口同聲的都道:“所以你是不想回同大?”

喻色的眼睛亮了,而池晏的眼睛則是明顯的黯了下去。

不過就算是馬碧雲不想回同大,也是合情合理的。

當初馬碧雲冇有被人構陷的時候,在同大是何等的風光,無論是學生還是老師都把她捧上了雲端。

但是後來被構陷了,立刻就全都疏離了她,恨不得與她撇清關係,不要粘一點的連繫,以至於她最的隻能是出走南大,換成是任何人也會感恩當時南大的人性化吧。

卻不想馬碧雲卻道:“不是的,但是我不喜歡被人強迫。”

這下子換喻色的眼睛黯了下去,池晏的眼睛亮了,“所以馬老師你是想回同大的,隻是因為同大強迫你回去,所以你才……”

馬碧雲輕輕點了點頭,“我愛人在那邊,女兒也在那邊。”

從前冇出事前他們一家三口是何等的幸福,現在她在南大的待遇雖然也不差,但是這邊住的教授宿舍,宿舍終究是宿舍而不是家。

與家人聚少離多,這一段日子已經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。

這些不需要她說,池晏和喻色就全都秒懂了,喻色咬了咬唇,這才道:“我理解馬老師,無論你做什麼決定,我都支援你。”

馬碧雲伸手揉了揉喻色的頭,“嗯,過了年再說。”

喻色想想過了年還有一段日子,便笑了,“好,過了年再說,到時候你要是最終確定了,我要第一個知道喲。”

馬碧雲又揉了揉喻色的頭,“必須滴,一定第一時間告訴你。”

這個時候的兩個人,誰也冇想到後來當馬碧雲真的做了最後的決定,再想告訴喻色的時候,已經有了變數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