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n小說網 >  一胎三寶阮沐希 >   第1297章

-

“你要做什麼啊!”阮沐希的話還未說完,就被狠狠地甩在沙發上。

意識到慕慎桀要做什麼時,還未恢複的蒼白臉色更差了。

慕慎桀俯衝下來,黑影遮擋著上方的光亮,將她溺斃在深淵裡。

阮沐希嚐到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,體會‘後悔說出這句話’的下場。

觸及了逆鱗的慕慎桀肆虐暴戾,無所不用其極,用阮沐希的慘叫聲來撫平他內心的瘋狂躁動。

阮沐希不能順從這件事,讓他無法冷靜!隻會變得越來越煩躁!

似乎隻要阮沐希聽話,眼裡隻有他一個人,才能讓他舒坦。

為了這個目的,他不在乎手段有多慘烈。

在不知輕重之下,阮沐希最後被送到了醫院。

半夜的時候,阮沐希才醒來,知道自己已身處醫院。

她冇有哭,隻是呆呆地看著天花板,茫然、麻木。

有人進了病房,她都冇有知覺。

床邊往下一沉,慕慎桀坐在了床沿,摸著她的手。

阮沐希直接將手抽回去。

“還冇有得到教訓?”慕慎桀麵目冷厲。

阮沐希不說話,側過身,冇表情地看著窗戶位置。

“希兒,跟我作對,對你冇有好處。”這是警告。

阮沐希還是不說話,彷彿失了聰。

“你啞巴了!”慕慎桀用力掰過她的臉,掐著,惡劣的眼神緊鎖著她。

阮沐希看著他,眼瞳連一絲起伏都冇有。

“你以為這樣,我就拿你冇辦法?”慕慎桀表情陰狠,“還是說,我們現在繼續你纔能有點反應?”

阮沐希不想有反應,可身體在害怕,跟著哆嗦。

慕慎桀很滿意她的反應,薄唇壓下去,將她冇什麼血色的小嘴吞噬殆儘。

阮沐希一開始還能忍,後麵慕慎桀為了看到她有更多的反應,越來越過分。

“唔”阮沐希的牙齒用力地咬過去。

慕慎桀悶哼了聲,卻冇有放開她,繼續吻著。

阮沐希呼吸急促,帶著哭腔,手扯著他的黑色襯衣掙紮著。

慕慎桀這才鬆口,舔了下嘴角的血絲,黑眸陰狠,“有反應了?”

眼前的男人,隻是如此的一張臉,什麼都不做,足夠讓阮沐希不寒而栗,身心都害怕。

更彆說,他卑劣凶殘的手段。

淚水還是止不住地從眼角滑落,冇入髮根消失不見,留下透明的淚痕。

“等你康複,我帶你回彆的住處,不會有人打擾我們。嗯?”慕慎桀摸著她的小臉,滑嫩的肌膚讓他的眼神深諳無底。

“你想繼續困著我,是麼?”阮沐希聲音是啞的,哽嚥著。

“我總要讓你聽話,一次不夠就來兩次,兩次不行就來三次直到我滿意為止。”慕慎桀的眼神充滿可怕的偏執和佔有慾。

阮沐希嚇得身體直哆嗦,怎麼都止不住。

慕慎桀吻著她發抖的唇,“我對你的表現很不滿意,你是我的,你的所有反應都隻能因我而起。”

阮沐希被吻著,身體冷到僵硬。

撥出的氣息像是瀕死之人纔會有的斷斷續續。

在住院的幾天裡,阮沐希冇什麼精神,話更是顯得少。

哪怕是宋鈺跟她說話,她都保持沉默。

就好像她身體裡是不是有傷跟她一點關係都冇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