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的意思是...”

“此子天賦異稟,若能將其天賦掠奪過來,對你我修煉會有極大幫助。”

“你能掠奪天賦?”

“我懂一禁術,或可一試!”

“那好,如此,我們就提前動手吧,不過此人已無法掌控他體內的飛昇之力,他催的越快,便死的越快,隻怕打著打著,他的肉身會突然炸裂而亡!”

“管不了那麼多,先殺再說!”

“好!”

二人打定主意,滿麵猙獰,直接衝向林陽。

但林陽絲毫不懼,反手一掌朝前一轟。

轟隆!!

暴虐非凡的力量宛如驚濤駭浪般,直接將二人震飛。

咚咚!

二人重重的摔在地上,一個個頭暈眼花,等回過神來時,臉上全流露著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“這股力量....太強大了!”

王一聖顫道。

“到底是修煉成了突破口訣,他的氣意已經昇華,自然非比尋常,彆怕,接著上,他的氣勁不好控製,越打傷勢越重,殺的了!”

“好!”

二人爬起身來,再度發起攻擊。

但下一秒。

咚!咚!咚...

一股驚天動地的大勢直接降臨在了二人身上。

二人瞬間動彈不得,雙膝齊齊跪在地上,膝蓋骨都碎了。

王一聖跟虞山水滿頭大汗,痛苦不堪。

可二人眼裡全是震驚。

“這是....大勢?”

“不可能!如此情況下,你還能施展大勢?你的肉身支撐不了這種強度!這絕對不可能!”

二人嘶吼。

林陽明明已經不可能控製的了自己體內的飛昇之力,又怎能催用大勢?

二人死都不信。

林陽緩步走到二人麵前,居高臨下的注視著。

他冇有說話,而是伸出一隻手,將其中一根手指的皮肉割掉,露出裡頭金黃色的骨頭。

王一聖與虞山水見狀,如遭雷擊。

“這是....”

“仙人之骨?”

二人在這一刻已經完完全全的被嚇傻了。

他們怎麼也料想不到,林陽的肉身居然能比肩仙神。

開什麼玩笑?

那就是說,我們助他提升了飛昇之力,非但冇有叫他肉身爆裂而亡,反倒是助了敵,自取滅亡?

怎麼辦?

二人六神無主,哆哆嗦嗦。

“跑!”

王一聖一咬牙,掉頭就走。

然而他們剛要催動全身力量反抗林陽大勢,準備逃離,可下一刻,那股壓在他們身上的大勢更為澎湃驚人,直接把兩人完全壓在了地麵上,連臉都貼在地上,動彈不得。

這一刻,他們麵如死灰,已然明白,自己根本不可能逃走。

“饒命!大人饒命啊!”

終於,虞山水撐不住了,聲嘶力竭的喊道。

“大人,我們知道錯了,求求您饒我們一命!隻要您肯放過我們,我們願意給您做牛做馬!”

“大人,饒命啊!”

二人瘋一般的呼喊,宛如落水狗般狼狽。

林陽麵無表情的盯著二人,思忖了下,從身上取出銀針來。

“我給你們兩個選擇,一,要修為,不要命,二要命,不要修為,你們選擇。”

“啊?”

二人猛地抬頭,一臉震駭。

他們意識到林陽的顧慮。

他們修為太高了。

除了林陽,誰都震懾不了他們。

林陽知道,光靠丹藥是控製不住這兩人的,隻能廢其修為。

若非是為了他們嘴裡關於突破陸地神仙境的知識,林陽定會毫不留情的抹除掉二人。

王一聖與虞山水都猶豫起來,顯然,他們辛辛苦苦百餘年的努力,又豈是說放棄就放棄的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