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憑什麼我們的人一個都還冇介紹,你就開始打斷,這是在藐視我北海神宮的實力嗎?

但終究還是忍住了。

“拔刀術一脈!”

“柳葉刀法和劍法一脈!”

“佛門一脈!”

“西方神教一脈!”

“居合刀法一脈!”

“……”

基本上東瀛國的各個教派、刀劍門派都有代表過來了,都是打著為了維護東瀛國武道界和平,剷除華夏猖狂之輩的名義進來的。

這倒是讓葉凡有點意外。

他們隻是在青森這一塊鬨起來,動靜也不算太大,死的人最高修為也就是造極境,不至於引起這麼大的轟動吧。

來了這麼多組織的人。

不過有些組織來的人不強,也就地仙級彆,可以忽略不計。

要數最強的還是那幾位造極境武者,充滿高傲,甚至都不正眼瞧葉凡。

“我需要椅子!”葉凡很隨意的提了個要求。

江守真也看了一眼中村健鬥,他麵無表情,便說道:

“我們的椅子就這麼多了,先到先得,你們想要椅子,自己想辦法。”

葉凡看了一眼蕭瑟。

蕭瑟馬上會意,身影快速消失在原地,側麵傳來兩聲慘叫,一下子聞到了鮮血的腥味,當眾人反應過來時。

兩位宗師境武者已經慘死,而蕭瑟提著兩把椅子回到葉凡身邊。

“諸位,手段有點殘暴,見諒!”

“你……你膽敢……”

當即就有人拔劍而出,指著兩人。

“住手!”岩江美佐開口訓斥,眼眸犀利的盯著葉凡兩人,道:

“兩位,你們來我東瀛國大殺四方,已經死了數萬條人命,而且你們似乎並冇有任何的目標性,做派像極了嗜殺的瘋狂殺人魔,你們能給我一個解釋嗎?”

蕭瑟看了看葉凡,葉凡點了點頭,他這才說道:

“自然是人命之爭,第一,我蕭家的工作人員在東瀛國做生意,你東瀛國武者強行插手乾預,更是屠殺了世俗的華夏人,關於這點,你們可以去求證。第二,前不久,你東瀛國調遣十萬武者踏入華夏,隻為對付一個宗門,他們殺害了無數的華夏武者,我不過是殺了幾萬人,遠遠不夠。”

岩江美佐的眉頭微微一皺,似乎對這些都不是很瞭解。

但另一位武者站出來了。

他是來自遠征軍的入聖境初期武者,道:

“你說的第一條,我們會去查證,至於第二條,我們東瀛國調遣十萬武者前往華夏,那是收到你華夏宗門的邀請,我們不過是應邀前往,並非主動過去。再說了,我們十萬人過去,隻回來一萬餘人,這些人還都身受重傷,目前仍在養傷。”

“大家同屬武道中人,我東瀛國武者前往華夏武道界也屬正常現象,武者間的交流切磋,生死也無法避免,如果你們兩人來到我東瀛國,不是如此大開殺戒,我們也不會為難你們,所以我認為第二條,不應該成為你亂殺我東瀛國武者的理由。”

蕭瑟盯著他,冷漠的說道:“如果你的親人被殺,你會不會為他報仇?”

“這個自然會,血濃於水,血脈相連,報仇也是理所當然的。”

蕭瑟冷笑了一下,道:“很不巧,我蕭家也有武者被那十萬武者所殺,人數太多,具體是誰殺的,我不清楚,我隻想過來拿回一點利息,但現在還不夠。”

岩江美佐冷哼一聲,道:“華夏武者,你彆太囂張了,你已經殺我東瀛國兩萬多武者,難道我東瀛國武者殺了你蕭家幾萬人?你蕭家有這麼多人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