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他平時是冇心冇肺的,可還有一個妹妹不知生死,心裡總是放不下牽掛。

妹妹的電話一直打不通,想來凶多吉少,隻能希望有奇蹟出現。

樓下的喪屍還在四處遊走,街上佈滿各種垃圾,燒燬的汽車,整個城市充斥著前所未有的死寂。

悲涼的感覺始終在秦羽心頭糾結,想著自己也許可能變成喪屍在四處遊蕩,想著食物耗儘之後自己被活活餓死......

秦羽心中充滿了絕望。

終於,他走到廚房拿起菜刀,想要不被餓死必然要出去找食物,就要和那些喪屍拚個你死我活,這是遲早的事情。

他來到前廳拉開窗簾,在玻璃窗上小心地撕開了一小塊報紙向外麵檢視。

前麵平台上,鄰居家的小菜院裡長著幾排綠油油的大白菜,還有西紅柿,看的他口水都流了下來。

平台上喪屍不多,他家對麵的兩戶人家大門開在平台上。

現在大門打開,有幾隻喪屍在進出,平台上下的樓梯口有一隻喪屍,從對麵走過來要三分鐘,他的目標就是平台中間的大白菜和西紅柿。

赤手空拳對付喪屍肯定不行,要準備好武器家裡冇什麼現成的,菜刀估計不是很好用,而且還得用來切菜。

他在家裡翻找工具,首先入眼的是一個大錘,提起來試了下搖了搖頭,太重了。

他的力量不行,何況還冇吃飽,拎著跑都費勁。

繼續找了找,翻出一個榔頭,試了下輕重合適,到廚房拿起鍋蓋當盾牌,在客廳裡揮舞了幾下榔頭,找了找感覺。

躍躍欲試的到了門口,秦羽又有些猶豫不決,最終想到餓死不如戰死,咬著牙打開門走了出去。

秦羽計劃先乾掉樓梯口的喪屍,它離菜園太近。

他特意穿著冬天才穿的厚大衣,帶著兩層手套,防止被喪屍抓傷。

趁著喪屍還冇冒頭,秦羽快速跑到樓梯口,一隻喪屍正在向上走來,聞到了他的氣味張牙舞爪的向他撲過來。

這是他第一次近距離麵對喪屍,那灰暗的兩眼,猙獰腐爛的嘴,滿口烏黑的牙齒長成尖銳的刺狀,看的人心裡發寒。

同時,一股濃烈的屍臭撲麵而來,秦羽一陣作嘔就想吐出來。

喪屍已經撲到他的鍋蓋上,拖得他向後連退了兩步。

曹尼瑪!

秦羽一身怒罵,腎上腺素爆發,把盾牌向前狠狠一推,喪屍踉蹌了一下,秦羽順手就是一榔頭砸在它腦袋上。

喪屍的腦袋像個被打破的爛西瓜,順著樓梯滾了下去。

來不及多想他跑到菜園前放下武器,拿出準備好的大袋子,抓起一顆顆白菜和西紅柿就往裡麵丟。

快!再快點!

他喘著氣不停的將菜裝進口袋,連泥巴和菜葉的汁水濺到臉上也感覺不到,隻想全部把菜摘走。

喪屍已經發現了他,向他衝來。

該走了!

秦羽一手抓起口袋一手拿起武器拚命向家跑去,看到了樓道口就在眼前,他欣喜的加快步子,踏入樓道口向家門跑去。-